智庫中國 > 

這個時代更需要敢想、敢干、敢闖的人

來源:人大重陽網 | 作者:吳曉求 | 時間:2019-09-29 | 責編:申罡

改革開放四十年來,中國經濟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就。1978年中國GDP只有3645億元,到了2018年,中國的GDP達到了90萬億元,相當于美國GDP的三分之二,是日本GDP的三倍。我們從一個落后的國家發展到已經實現小康,在邁向現代化的國家。這是幾代人的不懈努力實現的人類歷史上偉大的成就。40年前,在中國,吃不飽還是非常普遍的現象,到2020年中國將建成全面小康社會。


演講專家吳曉求系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本文由吳曉求教授9月18日在駐外機構中的演講整理而成。以下為演講實錄:


吳曉求:感謝各位來賓的光臨。下面我做一個關于全球變局中的中國經濟和中國金融的交流發言。


改革開放四十年來,中國經濟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就。1978年中國GDP只有3645億元,到了2018年,中國的GDP達到了90萬億元,相當于美國GDP的三分之二,是日本GDP的三倍。我們從一個落后的國家發展到已經實現小康,在邁向現代化的國家。這是幾代人的不懈努力實現的人類歷史上偉大的成就。40年前,在中國,吃不飽還是非常普遍的現象,到2020年中國將建成全面小康社會。


最近兩年來,特別是特朗普上任以來,美國政府對全球經濟帶來了深刻影響,中國和世界經濟都處于高度不確定性中。現在中國經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復雜。首先是中美關系越來越復雜。改革開放的相當長時間,美國對中國經濟發展產生了重要影響,中國經濟釋放了巨大的能量。但是,從特朗普執政以來,中美關系進入到相當微妙的狀態。近年來中國的實力在全球范圍不斷增強,然而美國不會輕松地讓中國在世界上實現領導力,從奧巴馬時期的相對隱蔽遏制,到特朗普時期轉變為相當明顯和惡劣的遏制。


中國政府非常重視與美國的關系。我個人認為,中國和美國的關系是中國外交關系的基石,是全球最重要的雙邊大國關系。美國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這個超級大國對構造中國外部環境有很大作用。構建新時期中美關系很重要。對中美貿易摩擦,實際上我是不擔心的。經貿利益都是共享的,有些人可能多一些有些人可能少一些,達成相對均衡的協定就可以。目前之所以這么艱難,我認為已經不是貿易關系,而是美國打著貿易的幌子,打著減少貿易逆差的借口遏制中國。


美國政府的很多做法背離了經濟學的常識,對中國幾乎全部貿易征收如此高的關稅是罕見的,超出了人們的想象。實際上,歷史上看,美國在1930年高關稅的政策,并沒有使美國避開國家所謂的經濟危機,反而加深了經濟危機。在現代社會,如果通過高關稅能成就一個國家,那很多國家都能做到,但這違背了經濟學的常識。中美之間不是貿易問題,而是戰略遏制與崛起的矛盾。


科技戰就更嚴重了。制裁華為是美國試圖遏制中國的重要標志性事件。2019年8月5日,美國財政部給中國貼上了匯率操縱國的標簽,這個舉措是貿易摩擦嚴重化的進一步體現,也是金融戰的開始。現在兩國都在相互摸索試探,金融戰一旦展開,對兩個國家都是不利的。


當前中美關系不斷地升級,對我國外部環境帶來了嚴重的影響。2018年我國GDP超過了90萬億人民幣的規模,進出口規模大約30萬億人民幣,約4.5萬億美元,經濟的對外依存度很高,約33%。雖然對美國的經貿規模現在沒有排在第一位,但在2018年底之前中美貿易規模很長時間都排在第一位。


中美關系的不確定性使全球經濟處在越來越不確定性中,這對中國的經濟發展和改革開放都帶來了新的復雜因素。 中國發展四十年,我們抓住了和平崛起的機會,特別“911”事件之后,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等一系列事件給中國創造了一個巨大的發展機會。現在我們面臨美國巨大遏制,我認為,中國經濟在這種不確定性下遇到了外部的沖擊,下行壓力很大。在全球變局中我們要積極穩妥、深謀遠慮、高瞻遠矚和有戰略思想的去應付。實際上解決這些事情很重要的還是改革開放。改革開放是解決中國經濟穩定和發展的總鑰匙,如果沒有改革開放,解決這些問題是比較難的。我們要認真總結過去四十年來中國經濟取得成就的經驗,為解決當前困難提供很好的借鑒。


四十年來,中國經濟發展的成就,第一,歸功于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確立的“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我們現在面臨的困難比改革開放之初面臨的困難更大、更復雜,無論外部還是內部,只有不斷解放思想才能找到應對復雜問題的方法。中國四十年來的發展中有很多經驗,有很好的區域規劃,對產業結構的調整和升級換代等經濟發展政策。舉個例子,我們在過去四十年建立了14個經濟特區,應該說都非常成功,對探索建立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道路發揮了重要作用,找到了一條符合中國國情,又符合市場經濟規律的中國經濟發展模式。


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中國開放的步伐會越來越大,大門也會越開越寬。在新的時期有更多比過去更加復雜、更加高級的開放措施,包括海南建設自由貿易區(港),以及最近上海擴大自由貿易區,還有其他地區也正在探索新的貿易區,這比當年的經濟特區更加復雜。


我們現在面臨的是新時期的開放。之前我們也沒有經驗,特區的成功來源于思想開放。過去我們是從計劃經濟體制走出來,建立高度市場化的經濟特區,沒有現成的經驗,也沒有人告訴我們怎么做。十一屆三中全會所倡導的解放思想,使我們從原來的思想桎梏中解放出來。我們要認真總結建設市場經濟的經驗教訓以及規律,總結成功的做法。1978年后,我們如饑似渴地學習人類社會一些成功的做法和理論。要走出禁區就要有一種探索的精神。我們要創造一種讓人們解放思想、大膽探索的環境,繼續沿著過去四十年改革開放的道路走下去。


深圳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深圳有一大批勇于探索,敢于創新的人,這批人當年都是提著腦袋去闖天下的,走出了一條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道路。


作為一個學者,我對于中國的未來始終沒有懷疑、動搖,對社會進步的熱情從未減少,但我現在越來越感到憂慮。從學者觀察角度來說,勇于探索的人減少了,面對復雜的事情,人們似乎有些害怕。面對勇于探索的人,國家要消除他們的顧慮,沒有他們,怎么建設現代化的國家?問責制是很好的,對于那些為了自己的私利貪污腐敗的行為和胡亂決策的人,肯定要問責。但是對于這些勇于探索的人,如果是在面對前人沒有解決的問題時的探索,出現了失誤,就要慎重。這個問題是需要解決的。不能讓后來的人都不敢去解決實際問題。中國四十年來最寶貴經驗就是解放思想,勇于探索。我們要保護那些勇于探索改革的人。


第二,我們過去四十年,非常重要的是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如何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作用,這是我們的成功經驗。經濟好不好,市場的作用是很大的。政府的作用我不懷疑也不否認,但更重要的是如何發揮市場的作用。你去看看,成功的企業一定是無形的手創造出來的。如果有一天違背了市場經濟規律,就會出一些問題。中國目前豬肉出現了一定的短缺,這是始料不及的。當然有自然的因素像豬瘟等,但不要把我們的失誤過多歸因于自然因素,我們不要過多夸大自然因素的影響,而要反思一下我們的政策是否符合市場規律。我們應該反思我們的政策,找到出現問題的關鍵。


防范發生系統性風險,是對我們金融改革開放提出的總要求。防范系統性風險是總要求,是一個長期目標,不是簡單的短期目標。影子銀行、互聯網金融,這些都是新金融業態。是中國金融改革開放的一種必然現象,也是一種金融的創新,它們解決了傳統金融無法解決的問題。很多民營企業是通過新的金融業態、新的渠道去解決融資問題。如果有風險就要切斷非主流金融體系的融資渠道,同時認為新的金融業態是未來發生金融危機的重要因素,這就值得懷疑了。


在中國建立現代市場經濟體系當然要建立現代金融體系。中國肯定不能走自由市場經濟道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道路包括如何認識和把握政府的作用,是一個重要問題。政府的作用,第一個是規劃。根據產業發展規律提出很好的戰略規劃。有日本專家說中國經濟取得驚人的成就,發改委起了重要作用。日本對中國發改委的作用給了正面評價,這說明發改委起到了很好的規劃作用。第二是經濟調節作用。經濟周期世界各國都會存在,政府需要進行適當干預,減少周期給經濟帶來的破壞性。為什么在經濟衰退的時候要減稅就是要調節經濟,讓經濟不要太過熱了,保持一個穩定的增長。通過貨幣政策調節減少經濟周期的波動。第三個,在國際貿易和對外經濟關系中,維護國家利益。我認為主要是這三個方面的作用,通過產業政策、貨幣政策、財政政策、匯率政策等發揮政府的作用。政府不能干預到微觀經濟,這樣會破壞經濟預期和正常的市場機制。尊重市場規律很好地處理政府和市場的關系。


任何成功的企業本身都要尊重市場規律,國家出資或控股建立的企業本身也要尊重市場規律,市場要發揮主導作用。憲法規定國有經濟和民營經濟要平等,最近出的“競爭中性”這個詞就是這個意思。背離這個原則經濟就會出問題,如何看待民營經濟,要解決這個問題,就要改變理念、觀念和意識形態的約束,在中國平等地對待民營經濟,是堅持走社會義市場經濟道路的重要標志。中國經濟有強大韌性,很重要一點是因為民營企業的發展。國有經濟承載國家重大戰略需求,民營經濟面對重大民生需求。國有經濟、民營經濟兩者同等重要。這是第三點。


第四,我們還是要重視對于產權的保護,中國越來越富裕,人民擁有資產越來越多,對他們產權的保護包括知識產權的保護變的非常重要。


一段時間里有很多富起來的人要移民。我們要反思我們的政策。要把他們留下來,讓這些人通過自己知識勞動技術創造財富。我們要給他們一種信心和預期,這在當前中國非常重要。這些人能在中國安定下來是非常好的。未來我們要推動人民幣市場化改革,他們的信心很重要。中國在經濟發展中,外資的比重是比較小的。如果我們推動人民幣國際化、金融市場的開放,中國老百姓和企業家對國家有巨大信心,他們是不會移民,人民幣就會相對穩定,這有利于我們構建國際金融中心。


美國不是因為有航空母艦才強大,雖然這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美元對全球的影響力。美元是美國經濟的基石,我們要從戰略的高度讓所有人對國家要有信心。我永遠不會把人民幣都試圖換成美元,永遠也不會移民,我對中國的未來抱有堅定的信心,但是我只是教授,我們有責任讓更多的企業家和老百姓對我們的國家有信心。中國開放的核心基石是人民幣走向世界,要保持人民幣的相對穩定,法制的完善很重要。中國的開放進程就是人民幣國際化進程,我們一定要讓人民感到安全安心。


第五點,走全球化道路。加入WTO后,中國經濟全部融入國際體系,打開了國際市場。中國強大的生產能力面向全球市場,在2001年之后的18年中,中國的制造業得到了空前的發展,中國經濟的增長是有質量和有內涵的,競爭力提高了。走全球化的道路是我們必須堅守的,這也是一種尊重市場的規律,一個偉大的企業是一定要走全球化的道路,比如華為。單邊主義、逆全球化沒有出路。


這五點是我們過去成功的經驗,面對當前的復雜情況,我們要從更高的層面去不斷完善這些做法。如果我們不尊重市場規律、民營經濟和法治建設,那是危險的。我有時候有些憂慮,是因為有些成功經驗沒有深入的理解。我相信,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一定能夠吸取過去四十年的成功經驗去面對更加復雜問題。


以上說的是經濟問題。


關于金融方面。中國金融總體上是安全的。中國未來會不會發生金融危機,作為金融學教授,這是需要研究的。總結四十年來全球發生金融危機的經驗教訓以及發生的邏輯、路線及原因,不同國家發生金融危機有什么不同,這些都要做很好的研究,我們才能很好地應對未來所可能發生的金融危機,有效地推進中國金融改革。


我始終處在一種憂慮之中。中國2001年加入WTO后,實體經濟發展很快,但在金融方面,中國貨幣在全球的影響力是有限的。2016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正式宣布人民幣正式加入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權重繼美元、歐元之后,列第三位,達到10.92%。


一個時期以來,人民幣改革步伐緩慢。我們到底是要保證人民幣匯率的相對穩定,遏制資本的自由,還是推進資本的自由流動,長期處在不確定中,我們把這種現象稱之為不可能三角,即獨立貨幣政策、資本的自由和人民幣匯率穩定,三個目標只能選擇兩個。中國選擇哪兩個還在不確定性之中。獨立貨幣政策是確定的。中國是個大國,不可能跟著美聯儲走,要根據就業、經濟增長、通脹等一系列目標來確定貨幣政策。剩下兩個目標,我贊同選擇資本自由流動。人民幣匯率一直在7以下,我不認為是件好的事情。


經濟的開放除了實體經濟的開放,更重要的是金融開放,核心是人民幣國際化。美國的成功與美元的國際化有密切的關系。美元是美國強盛的基石。對中國來說,這實際上是可以借鑒的。中國的長期戰略目標一定是開放,其意義遠遠大于加入WTO,長期目標要完成金融體系的現代化,核心是建設國際金融中心,實現人民幣作為全球重要儲備型貨幣。中國是一個新型大國,人民幣理應成為全球貨幣體系中的重要力量,這對全球金融體系的穩定和中國經濟發展都是非常重要的。當然我們要高度評估開放的風險。我不認為,中國近期會發生金融危機。現在人民幣匯率是7.15左右,其實適當地緩解了中國經濟的內在壓力。


總之,我對中國經濟和金融相對樂觀,當然我們還要在過去四十年經濟發展的經驗中再去探索,努力改善環境,讓能做事的人更有信心地干實事。


提問1:中國目前人均GDP已經步入世界中高水平階段,距離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并邁入高水平階段大概還需要幾年時間?那些人均GDP較高的國家是否已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還會不會回去?


吳曉求:人均GDP跨越12300美元的國家有好幾個,目前相對穩定地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的國家和地區有韓國和中國臺灣。巴西、阿根廷和南非人均收入現在都較低,處在“中等收入陷阱”之中。中國目前人均GDP在9500美元左右,還要幾年才能進入高收入國家的起點。


超過人均GDP12300美元也不代表就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要跨越需要做好幾個準備。一個是科技創新。科技引領產業的結構調整。沒有科技創新只是依靠自然資源是不行的,自然資源只能解決溫飽問題,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必須重視科技創新。第二是,勞動力素質的改善。巴西、阿根廷最重要是勞動力素質跟不上,跟不上高收入國家等要求,這是有問題的。改革開放四十年來,中國的高等教育為中國的現代化起到非常重要的推進作用,培養了數以百萬計的高素質人才,沒有這些人才怎么建設中國。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勞動力素質很重要,所以高等教育特別重要,人才特別重要,建造世界一流大學特別重要。第三個是制度設計。經濟發展短期依賴政策,中期靠秉賦,長期靠制度設計。孕育人才是制度設計的基石。中國做好科技創造、人才培養和制度設計三個方面,跨越是沒有問題的。


提問2:改革開放四十年,怎么增加老百姓的獲得感?現在資本市場很多老百姓不敢進入,中國股市下跌這么明顯,還有一個就是目前中國老百姓的資產80%都在房產上,老百姓怎么在大環境下有獲得感或自己資產該如何進行配置?


吳曉求:任何國家老百姓要富起來,國家要創造機制讓存量資產增值。這就涉及到金融改革。過去相當長時間,我們對發展資本市場重視不夠,金融的結構性改革、市場化進程緩慢。我們的政策約束了金融的改革。金融是一個國家進入現代化的重要力量。然而我們的一些政策是在抑制金融市場化改革的,以保證傳統金融的主導地位,這是不正確的。新的金融業態沒起來,沒給老百姓提供可以配置的資產,所以老百姓有閑錢就去買房產了。中國房地產價格十多年來尤其上海和深圳等一線城市增長很快,對國家造成了嚴重的危害,尤其對年輕人危害很大,剛工作在北京的年輕人要買一套房是困難的,要奮斗很多年。中國的未來在年輕人身上,年輕人如果沒有基本的生活保障,就沒有信心了。過去十多年房地產價格的上漲我是嚴厲譴責的,它在破壞中國年輕人希望。


我們以前很多人不明白為什么要發展資本市場。以前我們對選擇什么企業上市、如何發展資本市場始終是有偏差的,沒有正確把握現代金融的含義,不知道發展資本市場的戰略意義。它是金融現代化的基石。美國金融業非常現代化,資本市場是其基石。必須大力發展資本市場。科創板的推出有重要意義,讓有增長空間的企業上市,同時走注冊制的道路。這是正確的。在資本市場上,上市公司重要的是成長型而不是重要型,重要的企業沒成長是沒有意義的。


很多專家認為中國金融業發展過度。在這個層面我與不少經濟學家的觀點有所不同。我認為,中國金融業不是發展過度,而是不足。沒有現代金融業的發達就很難讓科技變成產業,科技變成產業是需要通過現代金融和資本市場的,通過資本市場可以分散風險。要提高金融配置風險的能力,中國就要大量發展新的金融業態,把高新技術變為新的主導產業,這樣我們產業結構的調整才會完善。


提問3:想問一個關于區塊鏈和數字貨幣的問題,數字貨幣有沒有可能成為金融領域一個彎道超出的機會?我們有什么政策鼓勵大型公司在這方面進行嘗試?美國喊停Facebook發行Libra,我們怎么看這個問題。我們國家對數字貨幣方面是不是有一個預期或相關政策來實現彎道超車?


吳曉求:今天的這三個問題都是高水平的,也是很重要的。目前貨幣業態以及它的發行權正預演一場革命。從貨幣理論來說,貨幣是國家信用能力的體現,是國家主權的體現,歐元也是基于歐盟的信用,貨幣過去只由國家或國家聯盟發行。


近兩三年來包括比特幣、Libra等的出現,的確對主權貨幣提出了嚴重的挑戰。我個人在比特幣最火的時候,也不相信其可以超過主權貨幣。Libra是極大創新,這種新的貨幣權重怎么確定,以及它是以哪種貨幣計價,這都會引起世界各國關注,中國對Libra沒有確定,但需要高度重視。


第三方支付借用了現代技術改變了支付方式,過去是用現金、支票等載體實現支付,現在通過第三方支付。在中國尤其在偏遠的農村以及中小微企業,過去獲得的金融服務是很差的,它比大企業和一線城市差很多,這是一種歧視。中國金融存在嚴重歧視,對中低收入階層、中小微企業和偏遠農村金融服務嚴重不足。我們要改善這種不足,讓所有人獲得相應的服務,科技對金融的重構很重要。現在偏遠農村也能用第三方支付,消費業態是在發生變化,這就是一種進步。住在偏遠地方的人以前要去大城市很遠的地方買東西,現在網上一下單就可以派送。縮小城鄉差距這也是一種方式,所以通過技術來解決中國金融的問題是重要的途徑。


發表評論

pk10不定位34567打法